做最好的机械设备
全国咨询热线:400-123-4567

在AI研发上一事无成,还一边裁员一边给自己发“红包”?谷歌CEO去年狂赚近16亿

发布时间:2023-06-20 19:18:44 人气:

谷歌,美元,谷歌员工 在AI研发上一事无成,还一边裁员一边给自己发“红包”?谷歌CEO去年狂赚近16亿

据谷歌母公司Alphabet4月21日披露的公司文件显示,谷歌印度裔CEO桑达尔·皮查伊去年领取的报酬高达2.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6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谷歌员工去年平均年收入的800多倍。

↑谷歌CEO皮查伊

就在今年1月,皮查伊以“缩减公司开支”为由一次性裁员1.2万人,并且最近他暗示今年可能还会有裁员计划。裁员行动促使多个国家的谷歌员工组织抗议活动,上月更有上千人给皮查伊发出联名公开信,要求其善待在职员工,“不要作恶。”

除了领取高额回报引起争议以外,皮查伊的工作能力也受到外界质疑。在皮查伊手下,谷歌在激烈的AI大战中落后老对手微软。有报道称,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和佩奇最近突然频繁现身监督一线工作,被认为有可能是对皮查伊工作能力不放心的表现。

裁员大潮下

谷歌CEO高分红引发争议

2.26亿美元的年收入让皮查伊毫无争议地跻身全球最受瞩目的职业经理人行列,堪称“打工皇帝”。可以拿来对比的是,苹果CEO库克在过去两年因为拿到超过1亿美元的年薪而饱受批评,甚至不得不亲自表态要降低自己2023年的年薪,来息事宁人。即使与董事会里其他成员相比,皮查伊的收入水平也堪称惊人。负责知识和信息技术的副总裁拉格海文去年的收入为3700万美元,首席商务官菲利普·辛德勒去年的收入也大致是这个水平,而首席财务官鲁斯·波拉特去年大约拿走了2450万美元。

从更大的行业背景来看,去年随着美国科技股的崩盘,谷歌股价在2022年整体下跌幅度达到39%。今年1月,谷歌表示为了在艰难的经济环境下“缩减不必要开支”,宣布裁员1.2万人,占全球员工总数的6%。皮查伊在内部邮件中表示,自己因为领导不力,对裁员事件“负有全部责任”。同时,谷歌员工去年的年收入中位数不到28万美元,而皮查伊的收入是这个数字的808倍。

皮查伊去年的高收入也源自他较为特殊的股权激励结构。和董事会其他成员每年拿到股息分红不同,他每3年能获得一次数额很高的分红报酬。在上一个3年周期的末尾(2019年),皮查伊的年度收入更是高达2.81亿美元。但即使在没有高额分红的“小年”,皮查伊的收入也并不算低,比如在2020年和2021年,他都获得了接近千万美元的年收入。

谷歌员工抗议待遇不公

提醒CEO“不要作恶”

在CEO和高管获取天价报酬的同时,谷歌普通员工的生存环境在进一步恶化。

近日,皮查伊在讲话中暗示近期内可能还有裁员计划。他表示谷歌在当初完全不同的经济环境下招聘了很多人才,如今这些人很难发挥作用,谷歌“正在探索任何可以优化公司支出结构的做法”,并且会将节省下来的资金投入到研发当中。而在谈到今年1月的那场大裁员,皮查伊认为自己的决策并没有错。“我们必须坚决快速地行动,下手越早受到的伤害就越小。如果一直犹豫不决,整个公司都会被拖入更深重的泥潭当中。”

面对越来越紧缩的生存空间,谷歌在全球多地的员工也自发组织起抗议活动。今年3月,瑞士苏黎世办公室的员工组织了一场大罢工,声援被裁员的200名同事;今年4月,英国伦敦办公室也组织了一场类似的活动。在美国,有几个全国性的工会也在帮助谷歌员工组织抗议活动,很多员工也在寻求加入工会。一封谷歌内部流传的号召信呼吁员工们积极创建工会,或者加入现有的组织。这封信强调,“谷歌这种大公司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全球性的影响,作为个体我们应对环境变化的能力很弱,联合起来我们就拥有了强大的力量。”

就在上个月,有超过1400名员工签署了寄给皮查伊的联名公开信。这封信要求谷歌暂停招聘新人,给现任职工更多自主选择的机会,尽量避免强制性裁员。对于已经被裁的员工,公开信要求给他们提供培训和帮助,并在公司需要兼职和外包人手时优先考虑他们。对于来自深陷战争和人道主义危机的国家(如乌克兰等)的员工,公开信呼吁谷歌不得单方面解聘这些人;对于处在孕期和拿工作签证赴美上班的困难员工,信中要求谷歌考虑他们的切身处境,谨慎作出决定。

一些谷歌员工私下向媒体透露,他们认为公司在很多方面并没有满足当地法律的要求。比如按照某些国家和地区的劳动法,公司在裁员之前必须询问员工是否自愿协商解约,或者接受降薪和缩减上班时间。

AI竞争惨烈

皮查伊领导能力受质疑

2019年,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决定逐步退居二线,将接力棒交给印度裔CEO皮查伊。两位创始人曾经打过一个比喻,“谷歌就像我们养育的一个孩子满21岁了,应该搬出去独自成长了。我们作为父母会继续给予建议和关爱,但不会每天管着孩子了。”

年满50岁的皮查伊出生于印度一个讲泰米尔语的少数族裔家庭,毕业于斯坦福大学,2004年就进入谷歌工作,曾经做过安卓系统的开发负责人。彭博商业周刊曾经将他选作封面人物,并称面相和善、性情温和的皮查伊将成为谷歌赢得人心的“软实力”。

不过近来谷歌在AI战场节节败退,引发了内部和外部人士对皮查伊的质疑。据报道,布林和佩奇两人今年越来越频繁地来到工作一线考察情况,而且特别关心谷歌AI部门的现状。这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对CEO皮查伊不放心的表现。

美国著名风险投资专家霍洛瓦茨就批评说,皮查伊更适合做一个“和平时期CEO”,而谷歌当下需要的是一个“战时CEO”。根据霍洛瓦茨的定义,“和平时期CEO”擅长于手握巨大优势的时候在核心领域挤走竞争对手,而“战时CEO”每天都要在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激烈竞争中拼死求生。霍洛瓦茨认为,目前谷歌在AI赛道大幅落后于微软,而AI形态本身具有“马太效应”,领先者在后期优势更大,对起步就落后的谷歌非常不利。

一位谷歌前董事会高管对媒体匿名表示,他非常认同霍洛瓦茨的观点,他认为皮查伊简直就是“和平时期CEO”的天花板,可以将守成做到极致,但不会逆境求生。这位前高管甚至表示,谷歌内部有人在打赌皮查伊什么时候走人。“我们都确定他不会干很长时间了,卸任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红星新闻记者 郑直

编辑 彭疆 责任编辑 魏孔明

产品名称二十二
产品名称十九
产品名称十五

在线留言